铃咯一点都不可爱

这儿铃咯,半次元同名更活跃些,欢迎扩列】
主混aph和mha,mha处于只磕粮状态

很久很远很深的爱

十二月,一年中最后的月份。


似乎是因为不舍也似乎是因为落寞,短暂的二十四小时被拆成了无数个小碎片,被无限地延长拉伸。


冷空气也毫不留情地咆哮着,摧毁、压垮了人们最后的心理防线。


为什么今天这么糟糕?!


马修蜷缩在柔软的棉被里,将自己的存在不断缩小,眼镜已经被他摘了下来,那双美丽动人的眼睛终于不在隐藏在厚重的镜片之下,不过此时却被晶莹的泪模糊了。


马修并不是真的想哭,只是这样温暖的令人怀念的感觉让他不由想到小时候奶奶做的热可可和甜脆的曲奇,还有妈妈拥抱他时廉价的洗衣液的味道。


哦天呐,马修威廉姆斯,你这样太令人讨厌了。


他很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因为冷空气过于快速地进入了鼻腔,让他有些难受。


马修又使劲儿地揉了揉眼睛,将所有的泪抹掉,揉得眼角发红。


他的脑子乱成了浆糊,他不清楚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只觉得很晕,昏昏沉沉的,好像被神圣的主抛入了深海,海里没有任何鱼儿或小虾米,向远处望去也只能看到笔直笔直地海平线,红彤彤的太阳从天边儿落了下来,藏匿在某处,四周的海水不断地将他吞没又托起,他动弹不得,厚重的衣服全部湿答答地粘在了身上,他只能无力地呼喊着。


谁来救救我?!


马修猛地惊醒,回过神儿来时,已是夜了。


他呆愣愣地盯着手机屏幕上大大的阿拉伯数字,11:00。


天啊,已经这个时候了吗……


强烈地饥饿感打断了马修新一轮的自责。


他掰了掰手指,才记起来他似乎从早上开始就没吃东西了,大量的工作与紧迫地时间让他忽略了自己的胃,大口大口地灌着的咖啡也影响了他的感受。


但现在他拥有了充裕的时间,他反而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吃点什么好呢……


马修很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他突然明白王耀先生为什么每天花很长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了。


十分钟后他放弃了思考,与其纠结于这个,还不如刷刷好友们的动态。


这么想着,他掏出了手机,整洁干净的页面让人不敢相信他才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他点开了软件,因为长时间的不上线,系统提示他需要重新登录账号密码,幸好马修威廉姆斯是个记忆力很好的人,他也拥有着很好的习惯——把每个账号密码都记在备忘录里。


很快,他登上了账号,封面上系统推荐地花花绿绿的版块信息让他一时有些脑阔疼,他又觉得自己真的老了(?)完全不懂现在流行的时尚了。


他在自己少的可怜的关注列表里,一个一个翻看他们的动态。


哦哦,亚瑟先生最近在研究新的菜。


弗朗先生似乎又和基尔伯特先生、安东尼奥先生出去喝酒了。


王耀先生和他的家人在吃火锅。


伊万先生又去跳飞机了。


……


马修滑动的食指一顿,正好点进了一个人的主页——HERO。


他看着这个名字,忽然有些恍惚和不知所起的情感。


他好像很久没和阿尔弗雷德见面了。


但是他现在也做不了什么,这个点正常人应该睡了,都已经这个时候还去打扰人家太不厚道了。


可马修忘了一点,阿尔弗雷德不是正常人,还有马修威廉姆斯也不是个正常的年轻人。


果然,有着特殊含义的铃声响了起来。


「嘿!马修!」


「你终于上线了!」


「天啊,我等了你一个礼拜」


一连串的消息轰炸让马修愣了一下,他想要回复,可他的手指一直搅在一起,半天没打好一个字。


哦天呐,我必须做点什么。


他想了想,发了个句号。


「。」


他没想到对方也发了个句号。


「。」


他看着这俩个句号,心里有些无助但更多的是一些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情感。


发完这个句号后对方好像消失了一般,很久没有下文,这让马修又有时间(或许说机会更 合适)去思考人生了。


我真是太无用了……


为什么我连简单的交流都做不好呢?


我是不是要更勇敢一点……


对的,必须更勇敢一点!


我也想成为像阿尔一样的人……


我可以做到的吧?


阿尔他真的太厉害了,他比星星还要闪耀比太阳还要明亮,他无法让人忽视,他是世界上最独特耀眼的存在!!


可我是什么样的?


懦弱的小透明?


哦天呐,这样的我真的配和他站一起吗?


马修想了很多,但他想再多也想不通其中的道理,不过马上他就会知道答案了。


「马修,开下门!」


什么?


他疑惑地看着阿尔发来的消息,虽觉得奇怪但还是跨大步去开了门。


“Surprise!!!”


阿尔弗雷德拎着一个大袋子,在马修开门的瞬间就扑在了马修身上。


“Hero来啦!!”他笑嘻嘻地与马修勾肩搭背(?),还不忘用脚勾上了门(??)。


马修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被阿尔弗雷德搂着也没什么反应,依然持续懵逼。


“马修!终于又看到你了,你今天再不上线可能hero就要闯进来了!”阿尔弗雷德眨巴眨巴眼睛,很认真地说着,他从袋子里掏出一个汉堡咬了一口。


“呃呃,阿尔你怎么现在来了?”


“哦吼,兄弟,你真的是工作疯了!hero再不过来你可能就要在家里昏过去了!”阿尔弗雷德很夸张地用肢体动作表演着什么叫昏过去。


“哦,嗯,好吧……所以?”马修还是没有get到阿尔弗雷德的点,有些尴尬地笑着。


“诺,拿好了。”阿尔弗雷德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给了马修一杯热热的奶茶和一个汉堡,“这可是hero特地买的奶茶。”


马修接过了东西,吸了口奶茶。


“呼,好甜啊。”马修眯了眯眼睛,舒服地呼了口气。


“是吗?”阿尔弗雷德看了他一眼,又看了奶茶几秒,他突然凑过去,吸了口奶茶。


马修又一次愣住了,他的脸有点红,因为天气冷的缘故似乎还能看到他头上冒出的蒸汽。


“阿阿阿阿尔?!”


“嗯?怎么了吗?”阿尔弗雷德只是看着他,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做了什么,还很淡定地吃掉了最后一口汉堡。


“唔……没…没什么……”马修也啃了一口汉堡,恨不得噎死自己。


阿尔弗雷德又看着他笑,意味不明。


……


“嘿,马修。”阿尔弗雷德躺在马修的床上,打着手游。


“什么?”马修倒是坐在另一边安静地看书。


阿尔弗雷德突然翻过身。


马修无意间和阿尔弗雷德对上了视线,他不知道该如何描述那一瞬间的感觉,他只是看到了,在阿尔弗雷德钻蓝色的眼眸下所深藏的,那不知名的所谓的情感。


“马修,我喜欢你哦。”阿尔弗雷德将手机扔到了一旁,他没有看着马修,而是望着天花板,望着那外太空里的辰星。


“……我知道。”马修有些诧异他自己竟然能这么平静地接受了告白,或许是因为意料之内吧,他看见了,阿尔弗雷德眼睛,阿尔弗雷德的心,都在告诉他:


阿尔弗雷德·f·琼斯爱马修·威廉姆斯。


阿尔弗雷德也难得地认真,他握住了马修的手,“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告诉你了,阿尔弗雷德爱马修爱了很久。”


马修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道,“马修威廉姆斯从很久就想要说这句话了,我爱你。”


……


“那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当然。”


我们或许知道了,那份情感名为爱。


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对马修·威廉姆斯的爱。


从年少到暮年都不会变的挚爱。


深爱彼此

随笔

很短

不知道在写啥

——————

18岁的伊万还拥有着年轻人的活力与冲动。


他没有什么好惧怕的东西。


他不相信鬼神。


也不相信世界。


他唯独相信他自己和他所爱的人。


他时常会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就像现在一样。


他牵着王耀的手。


嘴里哼着歌。


他在哼什么?


他不知道。


他们在奔跑。


在向日葵田里。


他们大笑。


他们在笑什么?


他们不知道。


他们拥抱彼此,亲吻彼此。


他们的灵魂发生碰撞,擦出火花。


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也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他们。


他们只知道深爱彼此,这就够了。


我是认真的

梗源微博


ooc至极


难得认真的法法×可爱耀耀


学生们的校园恋爱


——————


王耀嘴里砸吧着一颗水果糖,无聊地乱晃着腿,一会儿像软脚虾一样瘫在桌子上。


“我不想上课啊——”王耀哀叹着,又掏出了手机刷了起来。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两眼发光地看着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忍不住看了王耀两眼,想要假装不在意地记笔记,但实在被王耀盯得发怵,“耀,你是想要说什么吗?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今天也和往常一样帅啊?”


王耀瞪了弗朗西斯一眼。


“咳咳,所以到底有什么事?”弗朗西斯不自在地咳了咳。


“我悄悄告诉你,其实我家以前是算命的,我爷爷曾经教过我两手,”王耀不等弗朗西斯发话,拉过了他的手,“来,我给你看看手相,这个我可在行了。”


王耀说完用左手捏着弗朗西斯的右手,右手食指又顺着弗朗西斯手心的纹路移动,他很认真地研究的,恨不得用放大镜看,好像在研究的不是弗朗西斯的手而是什么珍贵的宝物。


忽然他严肃地对弗朗西斯说:“根据我多年的经验,你这个人啊——肯定桃花很旺。”


弗朗西斯怀疑地看着王耀,明显是不信的。


“好吧好吧,其实我也不会,逗你玩的。”王耀松开了弗朗西斯的手,又开始晃荡晃荡了。


“耀。”弗朗西斯轻声喊着王耀的名字。


“嗯?”王耀用脚勾住了桌子,以四十五度角看着弗朗西斯,“干嘛。”


“你把手张开。”


“蛤?你不要告诉我,你家也是算命的。”王耀慢吞吞地伸出了手。


弗朗西斯趁机抓住了王耀的手,五指钻进了王耀的指缝里,与王耀十指相扣。


弗朗西斯看到王耀惊讶的样子,温柔地说:“我家不是算命的,可我以前算过命,算命的人说,在我的一声中我会遇到无数人,但我属于我的那个人他不是最突出也不是最优秀,他只是会静静地等我,会和我一起做饭,和我一起上课,他有长长的黑发,一双美丽的琥珀色眼睛,”弗朗西斯握着王耀的手又紧了一分,“他今天给我看手相说我桃花旺,但我要反驳啊,我明明只有一朵桃花就是他自己,他这个坏家伙还骗我……”


王耀心虚地用没被禁锢的另一只手摸了摸鼻子。


“我只是想告诉他,他没有认真没关系,我是认真的。”


王耀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他刚想和弗朗西斯说话,一个沉稳有力、中气十足的声音吼道:“最后一排的两个男同靴不想上课就给我粗去站着!!!”


于是王耀和弗朗西斯就光荣地站在了走廊里啦。


交个朋友吗?

阿尔不自称hero


傻小子阿尔出没


大学生米×店员加


有些沙雕注意


——————


“嘿,能给我一个可乐吗?”阿尔弗雷德靠在了柜台边,露出了标准的微笑,像是一只巨型的金毛。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只卖咖啡的。”马修抱歉地笑了笑了,心里吐槽着为什么有人会来星xx点可乐的。


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睛,“你们这里不是附近评分最好的店吗?为什么不卖可乐?”


马修停下了手中记账的工作,微微打量了一下这个年轻人。


暖金色的短发,夹杂着一些亚麻色,似乎因为不常打理而卷翘。


钻蓝色的眼睛倒是十分纯净,不含任何杂质,能清晰地看到倒映在瞳孔里的影子。


简单的白色衬衣外面套了件红色的外套,下身是黑色的休闲裤,再加上一双球鞋。


看起来是个才上大学的孩子。


马修想。


“先生,我们店虽然是评分最好的店,但不代表我们会卖可乐。”马修很想忽视这个人,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像阿尔弗雷德一样的人简直太耀眼了。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unm,好吧……”阿尔弗雷德有些沮丧,如果他真的是一只金毛的话可以看到他耷拉着的尾巴。


“那你们这里卖汉堡吗?”


马修有了一种想打人的冲动。


这个人是真不懂还是假装不懂啊?


怕不是对家来打扰做生意的哦。


但良好的教养与培训练就马修心平气和地对待一切的技能,他扶了扶眼镜框,“先生,我们这里也不卖汉堡的,我们是咖啡店,您懂吗?”


“哦,是这样啊,我知道了!不过你能不要叫我先生吗?我有名字,我叫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也学着马修扶了扶镜框,一脸严肃地说。


“……啊?”马修愣了愣。


“我说我叫阿尔弗雷德,很高兴认识你,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阿尔弗雷德又重复了一遍,“你们这些人难道一定要这样交流才满意吗?”


“呃,也不是……只是我刚才没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要和我交朋友?”马修转不过来弯儿,又有些担忧这个小伙子是不是脑子不好使。


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接下来一番话让马修确信了,阿尔弗雷德就是脑子不好使。


“是,是的,准确的来说,我是想做你男朋友。”


这孩子怕不是个智障(并没有骂人的意思)。


马修又想。


我手机呢?!

沙雕文

ooc严重

——————

王耀飞一般地从那里窜到了这里,又飞一般从这里跳到了那里。


他到底在干嘛?


“老子的手机呢?!!啊啊啊啊啊没有手机我会死的!!!!”王耀怒吼着,神情慌乱,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但其实更像一个某瘾犯了的精神病人。


这年头没有手机确实很令人难受,但是王耀先生请您冷静下来,您是不会死的。


“啊啊啊啊啊我要疯了!!!我想玩游戏我想上网啊啊啊啊啊我离不开我亲爱的手机!!!”王耀不断地碎碎念不断地走来走去,又一次从这里飞奔到某个角落然后从不知道那个旮瘩里冒出来。


王耀先生您这样太吓人了。


“耀?怎么了?大老远就听到你的大喊声。”我们亲爱的柯克兰先生闻声而来,疑惑又带着笑意地看着王耀东找西找。


“我的手机不见了啊!!!!我亲爱的手机!!!”王耀看到亚瑟的出现不知怎么的突然就闪到了亚瑟的身前,疯狂摇着亚瑟的肩膀。


王耀先生请您轻一点,亚瑟先生已经翻白眼了。


“耀耀耀你停下!你想弄死我吗???”亚瑟忍住想吐的冲动,打断了王耀对自己的摧残。


“可是我的手机不见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王耀松开了亚瑟,一脸失了魂的样子,眼里都没了高光,恍恍惚惚地坐到了地上。


“耀,你冷静点,手机是不会丢的,肯定在这里的某个角落。”亚瑟善解人意地开导王耀,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王耀没动,亚瑟有点奇怪,却没想到王耀突然站起来。


“dong”的一声,亚瑟差点看到了死神。


王耀先生您的状态真的非常不好。


“我…需…要…手…机——!!!”


“啊啊啊王耀你太特么吓人了!!!”亚瑟被吓了不止一跳,懵逼地看着王耀的动作。


“等等,你要去哪?”亚瑟目视着王耀离开房间,心里有了奇怪的想法。


这特么不就是丧尸么。


“嗯?小耀?”伊万正心情很好地给自己的太阳花浇水,虽然这些花已经快死了。


“伊万伊万伊万伊万!你看到我的手机了吗?!”王耀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眼里又有了高光,一把抓住伊万的手。


“嗯——没有哦~”伊万想了想,语气十分的俏皮可爱。


“没有你tm跟老子说个屁!!!滚!!!”王耀甩开了伊万的手,恶狠狠的。


王耀先生请您不要说粗鄙的语言,也请您不要对伊万先生太凶了。


“呜…小耀为什么凶我~”伊万一个一米八的大个儿,用可爱娇俏的语气说着。


“别以为你卖萌就可以!!!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老子的手机更重要的!如果有那就是我的游戏数据!!!”王耀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凶狠的气息。


“小耀难道不喜欢我了吗???你不爱我了???你这个负心汉!!!”伊万又换了副模样,活像被丈夫抛弃的可怜妻子。


“我不爱你了,我只爱我的手机!!!”王耀也不知咋的突然配合了伊万的演出。


“呜呜呜呜你竟然抛弃了我,当年的山盟海誓难道都是假的吗?!”伊万泪眼婆娑,皓齿咬红唇。


“是,没错,那都是我骗你的!我是爱过你,但那都是过去了!我现在只爱它——我的手机!”王耀毅然决然地走了,只留下了一个坚定又潇洒的背影。


伊万看着王耀的背影,伤心离去,丢下了手中的小水壶,愤愤地磕起了瓜子。


你们是戏精吗,奥斯卡小金人不给你们真的可惜了。


亚瑟默默在远处看着,心里的阴影又多了一个,然后悄悄跟了上去。


“嗨,耀!你在找什么?”阿尔吧唧吧唧地嚼着憨八嘎,时不时吸一口阔落,满足地打个饱嗝。


王耀一把拍飞了阿尔手里的可乐,扯着他的衣领问:“阿尔弗雷德,你看我的手机了吗?!”


“噗…”角落里的亚瑟没忍住笑了一下。


“嗯,嗯???没有啊???”阿尔实力懵逼。


“哦谢特!我再不登录就领不了奖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王耀暴躁地松开阿尔可怜的领子,顺手一拳头锤在了阿尔头上,然后焦急地大步向前寻找手机,独留下阿尔一人在风中凌乱。


王耀先生请您找到手机后记得向阿尔弗雷德先生道歉。


“噗哈哈哈哈……”亚瑟毫不留情地在暗地里嘲笑阿尔。


“所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阿尔摸了摸头说。


“啊啦,这不是耀吗~什么事这么着急?难道是来找哥哥共、度、良、宵的吗~”自带bgm的弗朗西斯这样说道。


王耀嘴角一勾,好家伙,弗朗西斯真是皮了。


他动作突然变得慢了下来,缓缓朝弗朗西斯走去,在弗朗西斯面前灿烂一笑。


“我可去你妈了个巴子,老子只想和老子的爱机共度良宵!!!”说完一抬脚踹了过去。


弗朗西斯就这样被王耀踹了一脚。


王耀先生,请您真的要向弗朗西斯先生道歉。


亚瑟看着看着,正要拿出拿出手机拍照时发现。


手机不就在王耀的裤兜里吗?


“啊!!!我的手机呢?!!”


王耀先生,您真的要长点心了。


您安,这儿铃咯!
cp是凌柒♡(她不在lof)
重要的人是 @叛逆蓝调_

称呼什么的随便,铃咯、铃子儿、阿铃、阿咯都可以!

欢迎扩列:1423334186
只是最近不常上线抱歉<(_ _)>
所有软件都是月弧或者两周弧状态|・ω・`)
要好好学习呐グッ!(๑•̀ㅂ•́)و✧
【注:玩d5的别来,天雷】

是底层文手加辣鸡画手√
玩的好的可以随便点文点图

主要的圈子:aph和mha

喜欢的圈子:aph,mha,dbh,绿蓝,兄坑,sf,火柴人等

aph:耀加露厨,红色枫茶是最喜欢的两对儿✧٩(ˊωˋ*)و✧
产的比较多的也是他们∠( ᐛ 」∠)_其他的cp也会产的,但一般是点文或者灵感突发才会写√
雷点是菊湾菊耀任何左菊,还有除了中露外的任何右露,抱歉呐,但您喜欢也没关系的!我我我我不在意的!!!

mha:久吹注意!!!不允许任何人说小久不好×如果在我面前说我就不客气啦(´,,•㉨•,,`)
喜欢任何出相关cp,轰出胜出死出all出都可以!!!出轰出胜出all也很耐思!!!大三角也超棒!!!
偶尔会发关于小英雄的东西,只是比较少吧,有灵感才会写他们,我老觉得我ooc严重
雷爆轰轰爆,还是一样的话,您喜欢也没关系,我不在意的!!!

其他的圈子都是只吃粮不产粮,但欢迎和我一起谈论他们粉他们啊(*´罒`*)

大概就这些?其他想起来再补上去吧~

给你的情书

*沙雕预警

*ooc预警

*私设校园,年级不重要,大概高中

*师生恋,双向暗恋注意

——————

亚瑟最近有些苦恼。

他总是看见他暗恋的人也是他的学生手里拿着一封情书。

亚瑟烦躁地在本子上乱涂乱画,将一张好好的纸涂成乱七八糟后又将其撕的粉碎。

“可恶,到底是谁啊?!竟然给马修情书……”亚瑟那叫一个气啊,像是一个灌满了氢气的气球,随时都要爆了。

“到底是哪个滚蛋给的情书!想让马修早恋吗?!我亚瑟柯克兰决不允许啊!”亚瑟愤愤地锤着桌子,桌子都要被锤烂了。

我们的亚瑟先生可能忘了自己也喜欢马修。

亚瑟一想就来气,他苦思冥想都想不出谁会喜欢在学校如同透明人一样的马修,也不是说马修不好不可爱,相反他可爱到爆炸,只是真的太过透明了,仅此而已。

“这么想也没有用,不如直接去问是哪个臭小子给的。”亚瑟一下就决定了这个方案,于是不再想他,专心地写完了作业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一早,亚瑟就十分迅速地从宿舍跑到了教室里。

他推开门,果然除了马修空无一人。

他很了解马修•威廉姆斯,自然知道马修有晨读的习惯,会比一般人早到教室一个小时,而亚瑟也是掐准了时间,正好在马修进到教室做到座位上的十分钟后到达。

“早上好马修。”亚瑟假装自然地打了个招呼。

“啊,早,亚瑟先生。”马修有些惊讶地看了眼亚瑟,教养很好地打了招呼。

“咳,马修啊,我听说有人给了你一封请求?”

“啊,嗯?没…没有啊……”马修有些疑惑,因为不习惯与人交流而有点结巴,脸也红了,但像是在撒谎。

“马修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这个年纪我也经历过。”亚瑟成假装知心好老师的摸样,其实内心里恨不得快点知道是谁然后布置多十倍的作业,即使不是本班学生也可以找来谈话。

“亚瑟先生真的没有这件事……怎么会有人给我情书呢……”马修脸更红了,他是真的不记得有人给过他情书,不过小纸条啥的还是有的,但多半是威胁他去哪里挨打或者跑腿。

他努力在脑海里搜寻相关信息,大脑飞速转着,终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身子突然僵硬了一瞬。

这个变化非常细微,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但很可惜,和马修说话的人是亚瑟柯克兰,他是谁?

是马修的痴汉暗恋者。

这个细微的变化当然躲不过他的眼睛。

“马修其实我都看到了……”亚瑟又是一副好演技,似是被亲爱的学生伤了心的老师,“我是非常信任你的,如果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吧……”说完就落寞地作势要走。

“等下亚瑟先生……”马修通红着脸拉住了亚瑟的衣袖,“不是那样的……只是……”

计划通√亚瑟心里的小人放起了烟花。

“没关系,马修,我可以等到你愿意说的。”亚瑟拍了拍马修的手,一脸我懂得样子。

“我只是……”马修垂下头,声音越来越轻,“怕亚瑟先生讨厌我……”

马修的声音真的小的和蚊子有的一拼,但不是像蚊子那样嗡嗡的惹人嫌,而是像可爱的小兔子那样惹人怜爱。

“哦,亲爱的!怎么会呢?!!!我是绝对绝对不会讨厌你的,放心吧!”亚瑟一听就急了,这是他这辈子里都不会发生的事,他怎么可能讨厌面前这个可爱的少年呢?

他喜欢马修都来不及啊!!!

“真的吗……”

“当然!!!我向你保证!!!”

“其实……关于情书……”马修挠了挠头,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

“孩子,不要害怕,说出来就好了。”我会帮你打死那个臭小子的。

“其实…那封情书是给亚瑟先生你的情书!!!”马修像是豁出去了,大声地吼了出来。

“啊…哈????”亚瑟突然懵逼了,怎么突然扯到自己身上了?

这个问题一下子从早恋变成了师生恋了啊喂?!

“是是是谁给我的情书???”亚瑟慌的一匹,拿着教科书的手微微颤抖。

“咳……亚瑟先生……是我写给你的情书……”马修越说越不好意思,头都快埋到地里了。

“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阿珍爱上了阿强……”亚瑟脑海里循环播放了这些歌曲,他觉得自己要疯了,今天是什么神奇日子,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还tm是师生恋???

“嗯…啊…是马修写给我的情书啊……啊啊啊啊啊???!”亚瑟猛地反应过来,心里的小人不再放烟花了,而是炸成了烟花,“马马马马马修你喜欢我吗??!”

“是的亚瑟先生……如果给您带来困扰了非常抱歉……”马修说着说着,突然鼻头一酸,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涌,他吓了一跳,拼命地伸手去抹,可眼泪不停地落下来。

亚瑟慌了,他弯下腰想要看看马修,可马修却又一个劲儿把头往下埋,“马修你别哭啊,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啊!你不用道歉的!”

“对不起先生……呜……真的对不起……”马修真的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我不听”,他可能是真的没听见吧,也可能只听了个模糊的大概,反正亚瑟知道,这位少年是越哭越凶了。

“够了马修!你好好看着我!”亚瑟坚定了一下意志,把马修快要埋在地缝里的头托了起来,他努力露出自己最温柔的笑,可在外人看来有那么点尴尬的意味,但马修算是熟人了,他当然知道亚瑟是什么意思。

“是的先生……”马修停止了哭泣,也不知道怎么的,刚刚想停都停不下来,可在看到亚瑟的眼睛是就突然停下来了。

亚瑟先生的眼睛可真漂亮呢……现在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杂质了,只有我呢……

马修愣愣地注视着亚瑟,脑子里想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

“马修你听我说,我没有责怪你,我也没有觉得这件事情怎么样,别再哭了好吗?”亚瑟对马修笑了笑,十分认真,他又说,“而且我也喜欢你的啊。”

“诶?什么???!!”马修真的开始怀疑自己的听力出问题了,他好像出现了幻听,或者说他好像还在做梦。

“我说,我、也、喜、欢、你。听到了吗?”亚瑟还是那么认认真真,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让马修面红耳赤的话。

“真的…嗝…吗?”

“噗,是的。”

“啊啊啊啊啊啊我在做…嗝…梦吧?!”马修不可思议地揉了揉自己的脸,又捏了捏自己的手臂,确信这是真的后,又抓住了亚瑟的手,“亚瑟先生,您没发烧吗?”

亚瑟被面前的小家伙可爱到了,他反握住马修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额头处,“你看我发烧了吗?”

“!!!!”肉眼可见的蒸汽从马修头上冒出来,他的脸快熟了,“没没没没有!”说完又快速抽回了自己的手。

“现在信了吗?”亚瑟微微有些遗憾地摸了下自己的手心,手心里预留的温度让他有些依依不舍。

“信…信了……”马修怯怯地看了眼亚瑟,他还有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唉,你不信也没办法,我只是想说,我真的喜欢你。”亚瑟无奈扶额,摸了摸马修的头,“同学们应该快来了,我先走了,好好学习。”

“嗯…啊,亚瑟先生情书给你!”马修从包里掏出精心装饰过的情书,不是表白常用的粉色,而是清爽的绿色。

“哦,咳…好。”亚瑟双手接过情书,塞在了口袋里,挠了挠头,“嗯…我等你毕业!那,我走了!”说完跑出了教室还顺手带上了门。

出了教室后,亚瑟一路狂奔到没有人的地方,颤颤巍巍地拿出情书,在手里翻来覆去,恨不得再猛吸一口上面的味道。

“今天是什么美好日子啊!!!我表白了啊!!!暗恋的人也喜欢我啊!!!我刚刚真是太帅了!!!马修也太可爱了叭!!!死了^q^。”

这是亚瑟最后一句话。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总能看到那个少年

在源远流长的长江边
在气势磅礴的黄河边
在烟雨朦胧的江南
在瑞雪纷飞的北方

或是撑伞漫步
或是持扇小憩
或是与人闲聊
或是吟诗作赋

翩翩少年郎,何人不爱?

他的眸子是棕色的,绣着金丝
如雄狮般沉稳
又如巨龙般傲气
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又似乎能容纳万物
常挂着一抹温润的笑
让人捉摸不透,又让人不禁去探究

人们都好奇这位少年究竟是谁

少年一笑,缓缓开口——

“吾名华夏。”



“你好,我是中/国。”
“可以唤我——”
“王耀。”

祝我的祖国,我的少年,我的王耀生日快乐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

【2018.10.1贺耀诞】

落叶与心

一片落叶从树顶落了下来。

它看到了很多东西。

有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还有在那遥遥的地平线的山脉。

落叶想:要是落下的速度再慢点就好了。

它试着放轻自己,随着风飘荡。

它又看到了什么。

高高的楼房,黄晕的灯光,一对父母和孩子。

这个家庭似乎在吵架。

那个孩子看起来呆呆的,是生病了吗?

落叶担忧地想。

要是能做点什么就好了。

做点什么呢?

有了。

它将自己变成了一颗饱满炙热的心。

是用爱填满的。

落到了孩子的手里。

很温暖吧。

月饼吃伐?

感谢我的列表们提供的奇葩月饼,有两个是我瞎掰的

中秋快乐!

——————

“小菊你看,月亮很美吧。”王耀坐在屋檐上看着艰难爬上屋檐的本田菊笑道。

“呼…在庭院里就能看到为什么要到屋檐上啊……”本田菊不知做何感想。

“因为上面更清楚啊,给你月饼。”王耀从宽大的衣袖里掏出了一个月饼递给了本田菊。

“谢…谢n耀桑……”本田菊只低着头看圆圆的月饼,就像那时圆圆的月亮,在口里酝酿沉淀已久的称呼还是默默咽了下去。

“不客气啊,吃吧。”王耀还是笑。

本田菊咬了口月饼,身体猛地一抖。

“耀桑,这…是什么馅的月饼?”本田菊强忍着吐出来的欲望,尬笑地看着王耀。

“五仁月饼。”王耀微笑。

本田菊笑容僵硬了一瞬,面上笑嘻嘻,心里就不知道怎么想了。

“你不喜欢五仁月饼吗?我这里还有别的。”王耀又拿出了几盒月饼出来,这些月饼外表上看都挺正常的。

“这个月饼是什么馅的?”本田菊指着一个表皮颜色略深的月饼问道。

“是巧克力红烧牛肉面味。”王耀面不改色气不喘地说道。

“……那这个呢?”本田菊又指着一个绿色的月饼问道。

“是抹茶拿铁味。”王耀依旧没有任何异样反应,好似这都很平常。

“???那这个?”本田菊指了一个看起来很好吃的月饼。

“是咖啡味哦。”王耀面带微笑。

“那这两个呢?”本田菊急急忙忙地换了两个月饼。

“草莓豆沙和葡萄干奶酪味。”王耀淡定地说。

“???耀桑,这些月饼有正常一点的吗???”

“都很正常啊?”

“???”本田菊问号脸.jpg

“所以,月饼吃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