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咯一点都不可爱

这儿铃咯,半次元同名更活跃些,欢迎扩列】
主混aph和mha,mha处于只磕粮状态

您安,这儿铃咯!
cp是凌柒♡(她不在lof)
重要的人是 @叛逆蓝调_

称呼什么的随便,铃咯、铃子儿、阿铃、阿咯都可以!

欢迎扩列:1423334186
只是最近不常上线抱歉<(_ _)>
所有软件都是月弧或者两周弧状态|・ω・`)
要好好学习呐グッ!(๑•̀ㅂ•́)و✧
【注:玩d5的别来,天雷】

是底层文手加辣鸡画手√
玩的好的可以随便点文点图

主要的圈子:aph和mha

喜欢的圈子:aph,mha,dbh,绿蓝,兄坑,sf,火柴人等

aph:耀加露厨,红色枫茶是最喜欢的两对儿✧٩(ˊωˋ*)و✧
产的比较多的也是他们∠( ᐛ 」∠)_其他的cp也会产的,但一般是点文或者灵感突发才会写√
雷点是菊湾菊耀任何左菊,还有除了中露外的任何右露,抱歉呐,但您喜欢也没关系的!我我我我不在意的!!!

mha:久吹注意!!!不允许任何人说小久不好×如果在我面前说我就不客气啦(´,,•㉨•,,`)
喜欢任何出相关cp,轰出胜出死出all出都可以!!!出轰出胜出all也很耐思!!!大三角也超棒!!!
偶尔会发关于小英雄的东西,只是比较少吧,有灵感才会写他们,我老觉得我ooc严重
雷爆轰轰爆,还是一样的话,您喜欢也没关系,我不在意的!!!

其他的圈子都是只吃粮不产粮,但欢迎和我一起谈论他们粉他们啊(*´罒`*)

大概就这些?其他想起来再补上去吧~

给你的情书

*沙雕预警

*ooc预警

*私设校园,年级不重要,大概高中

*师生恋,双向暗恋注意

——————

亚瑟最近有些苦恼。

他总是看见他暗恋的人也是他的学生手里拿着一封情书。

亚瑟烦躁地在本子上乱涂乱画,将一张好好的纸涂成乱七八糟后又将其撕的粉碎。

“可恶,到底是谁啊?!竟然给马修情书……”亚瑟那叫一个气啊,像是一个灌满了氢气的气球,随时都要爆了。

“到底是哪个滚蛋给的情书!想让马修早恋吗?!我亚瑟柯克兰决不允许啊!”亚瑟愤愤地锤着桌子,桌子都要被锤烂了。

我们的亚瑟先生可能忘了自己也喜欢马修。

亚瑟一想就来气,他苦思冥想都想不出谁会喜欢在学校如同透明人一样的马修,也不是说马修不好不可爱,相反他可爱到爆炸,只是真的太过透明了,仅此而已。

“这么想也没有用,不如直接去问是哪个臭小子给的。”亚瑟一下就决定了这个方案,于是不再想他,专心地写完了作业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一早,亚瑟就十分迅速地从宿舍跑到了教室里。

他推开门,果然除了马修空无一人。

他很了解马修•威廉姆斯,自然知道马修有晨读的习惯,会比一般人早到教室一个小时,而亚瑟也是掐准了时间,正好在马修进到教室做到座位上的十分钟后到达。

“早上好马修。”亚瑟假装自然地打了个招呼。

“啊,早,亚瑟先生。”马修有些惊讶地看了眼亚瑟,教养很好地打了招呼。

“咳,马修啊,我听说有人给了你一封请求?”

“啊,嗯?没…没有啊……”马修有些疑惑,因为不习惯与人交流而有点结巴,脸也红了,但像是在撒谎。

“马修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这个年纪我也经历过。”亚瑟成假装知心好老师的摸样,其实内心里恨不得快点知道是谁然后布置多十倍的作业,即使不是本班学生也可以找来谈话。

“亚瑟先生真的没有这件事……怎么会有人给我情书呢……”马修脸更红了,他是真的不记得有人给过他情书,不过小纸条啥的还是有的,但多半是威胁他去哪里挨打或者跑腿。

他努力在脑海里搜寻相关信息,大脑飞速转着,终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身子突然僵硬了一瞬。

这个变化非常细微,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但很可惜,和马修说话的人是亚瑟柯克兰,他是谁?

是马修的痴汉暗恋者。

这个细微的变化当然躲不过他的眼睛。

“马修其实我都看到了……”亚瑟又是一副好演技,似是被亲爱的学生伤了心的老师,“我是非常信任你的,如果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吧……”说完就落寞地作势要走。

“等下亚瑟先生……”马修通红着脸拉住了亚瑟的衣袖,“不是那样的……只是……”

计划通√亚瑟心里的小人放起了烟花。

“没关系,马修,我可以等到你愿意说的。”亚瑟拍了拍马修的手,一脸我懂得样子。

“我只是……”马修垂下头,声音越来越轻,“怕亚瑟先生讨厌我……”

马修的声音真的小的和蚊子有的一拼,但不是像蚊子那样嗡嗡的惹人嫌,而是像可爱的小兔子那样惹人怜爱。

“哦,亲爱的!怎么会呢?!!!我是绝对绝对不会讨厌你的,放心吧!”亚瑟一听就急了,这是他这辈子里都不会发生的事,他怎么可能讨厌面前这个可爱的少年呢?

他喜欢马修都来不及啊!!!

“真的吗……”

“当然!!!我向你保证!!!”

“其实……关于情书……”马修挠了挠头,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

“孩子,不要害怕,说出来就好了。”我会帮你打死那个臭小子的。

“其实…那封情书是给亚瑟先生你的情书!!!”马修像是豁出去了,大声地吼了出来。

“啊…哈????”亚瑟突然懵逼了,怎么突然扯到自己身上了?

这个问题一下子从早恋变成了师生恋了啊喂?!

“是是是谁给我的情书???”亚瑟慌的一匹,拿着教科书的手微微颤抖。

“咳……亚瑟先生……是我写给你的情书……”马修越说越不好意思,头都快埋到地里了。

“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阿珍爱上了阿强……”亚瑟脑海里循环播放了这些歌曲,他觉得自己要疯了,今天是什么神奇日子,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还tm是师生恋???

“嗯…啊…是马修写给我的情书啊……啊啊啊啊啊???!”亚瑟猛地反应过来,心里的小人不再放烟花了,而是炸成了烟花,“马马马马马修你喜欢我吗??!”

“是的亚瑟先生……如果给您带来困扰了非常抱歉……”马修说着说着,突然鼻头一酸,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涌,他吓了一跳,拼命地伸手去抹,可眼泪不停地落下来。

亚瑟慌了,他弯下腰想要看看马修,可马修却又一个劲儿把头往下埋,“马修你别哭啊,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啊!你不用道歉的!”

“对不起先生……呜……真的对不起……”马修真的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我不听”,他可能是真的没听见吧,也可能只听了个模糊的大概,反正亚瑟知道,这位少年是越哭越凶了。

“够了马修!你好好看着我!”亚瑟坚定了一下意志,把马修快要埋在地缝里的头托了起来,他努力露出自己最温柔的笑,可在外人看来有那么点尴尬的意味,但马修算是熟人了,他当然知道亚瑟是什么意思。

“是的先生……”马修停止了哭泣,也不知道怎么的,刚刚想停都停不下来,可在看到亚瑟的眼睛是就突然停下来了。

亚瑟先生的眼睛可真漂亮呢……现在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杂质了,只有我呢……

马修愣愣地注视着亚瑟,脑子里想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

“马修你听我说,我没有责怪你,我也没有觉得这件事情怎么样,别再哭了好吗?”亚瑟对马修笑了笑,十分认真,他又说,“而且我也喜欢你的啊。”

“诶?什么???!!”马修真的开始怀疑自己的听力出问题了,他好像出现了幻听,或者说他好像还在做梦。

“我说,我、也、喜、欢、你。听到了吗?”亚瑟还是那么认认真真,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让马修面红耳赤的话。

“真的…嗝…吗?”

“噗,是的。”

“啊啊啊啊啊啊我在做…嗝…梦吧?!”马修不可思议地揉了揉自己的脸,又捏了捏自己的手臂,确信这是真的后,又抓住了亚瑟的手,“亚瑟先生,您没发烧吗?”

亚瑟被面前的小家伙可爱到了,他反握住马修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额头处,“你看我发烧了吗?”

“!!!!”肉眼可见的蒸汽从马修头上冒出来,他的脸快熟了,“没没没没有!”说完又快速抽回了自己的手。

“现在信了吗?”亚瑟微微有些遗憾地摸了下自己的手心,手心里预留的温度让他有些依依不舍。

“信…信了……”马修怯怯地看了眼亚瑟,他还有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唉,你不信也没办法,我只是想说,我真的喜欢你。”亚瑟无奈扶额,摸了摸马修的头,“同学们应该快来了,我先走了,好好学习。”

“嗯…啊,亚瑟先生情书给你!”马修从包里掏出精心装饰过的情书,不是表白常用的粉色,而是清爽的绿色。

“哦,咳…好。”亚瑟双手接过情书,塞在了口袋里,挠了挠头,“嗯…我等你毕业!那,我走了!”说完跑出了教室还顺手带上了门。

出了教室后,亚瑟一路狂奔到没有人的地方,颤颤巍巍地拿出情书,在手里翻来覆去,恨不得再猛吸一口上面的味道。

“今天是什么美好日子啊!!!我表白了啊!!!暗恋的人也喜欢我啊!!!我刚刚真是太帅了!!!马修也太可爱了叭!!!死了^q^。”

这是亚瑟最后一句话。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总能看到那个少年

在源远流长的长江边
在气势磅礴的黄河边
在烟雨朦胧的江南
在瑞雪纷飞的北方

或是撑伞漫步
或是持扇小憩
或是与人闲聊
或是吟诗作赋

翩翩少年郎,何人不爱?

他的眸子是棕色的,绣着金丝
如雄狮般沉稳
又如巨龙般傲气
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又似乎能容纳万物
常挂着一抹温润的笑
让人捉摸不透,又让人不禁去探究

人们都好奇这位少年究竟是谁

少年一笑,缓缓开口——

“吾名华夏。”



“你好,我是中/国。”
“可以唤我——”
“王耀。”

祝我的祖国,我的少年,我的王耀生日快乐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

【2018.10.1贺耀诞】

落叶与心

一片落叶从树顶落了下来。

它看到了很多东西。

有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还有在那遥遥的地平线的山脉。

落叶想:要是落下的速度再慢点就好了。

它试着放轻自己,随着风飘荡。

它又看到了什么。

高高的楼房,黄晕的灯光,一对父母和孩子。

这个家庭似乎在吵架。

那个孩子看起来呆呆的,是生病了吗?

落叶担忧地想。

要是能做点什么就好了。

做点什么呢?

有了。

它将自己变成了一颗饱满炙热的心。

是用爱填满的。

落到了孩子的手里。

很温暖吧。

月饼吃伐?

感谢我的列表们提供的奇葩月饼,有两个是我瞎掰的

中秋快乐!

——————

“小菊你看,月亮很美吧。”王耀坐在屋檐上看着艰难爬上屋檐的本田菊笑道。

“呼…在庭院里就能看到为什么要到屋檐上啊……”本田菊不知做何感想。

“因为上面更清楚啊,给你月饼。”王耀从宽大的衣袖里掏出了一个月饼递给了本田菊。

“谢…谢n耀桑……”本田菊只低着头看圆圆的月饼,就像那时圆圆的月亮,在口里酝酿沉淀已久的称呼还是默默咽了下去。

“不客气啊,吃吧。”王耀还是笑。

本田菊咬了口月饼,身体猛地一抖。

“耀桑,这…是什么馅的月饼?”本田菊强忍着吐出来的欲望,尬笑地看着王耀。

“五仁月饼。”王耀微笑。

本田菊笑容僵硬了一瞬,面上笑嘻嘻,心里就不知道怎么想了。

“你不喜欢五仁月饼吗?我这里还有别的。”王耀又拿出了几盒月饼出来,这些月饼外表上看都挺正常的。

“这个月饼是什么馅的?”本田菊指着一个表皮颜色略深的月饼问道。

“是巧克力红烧牛肉面味。”王耀面不改色气不喘地说道。

“……那这个呢?”本田菊又指着一个绿色的月饼问道。

“是抹茶拿铁味。”王耀依旧没有任何异样反应,好似这都很平常。

“???那这个?”本田菊指了一个看起来很好吃的月饼。

“是咖啡味哦。”王耀面带微笑。

“那这两个呢?”本田菊急急忙忙地换了两个月饼。

“草莓豆沙和葡萄干奶酪味。”王耀淡定地说。

“???耀桑,这些月饼有正常一点的吗???”

“都很正常啊?”

“???”本田菊问号脸.jpg

“所以,月饼吃伐?”

板栗

我好想吃板栗啊】

感谢参与投票的小可爱♡

大概是半恋人设定

ooc注意

——————

不知不觉秋天到了呢。

夏天的炎热已经完全褪去,只留下凉爽的秋风和略显潮湿的温度。

清凉的短袖也完全消失在了人群中,人们纷纷换上了不太厚的衬衫或是干净的薄外套。

但总有那么几个个例。

费里西安诺在只有十几度的天里还不怕冷地穿着一件白色大T,上面绣着可爱的猫咪。

“ve…路德,天气好像有点冷了啊?”费里西安诺擤了下鼻涕说。

“是啊,现在已经秋天了啊。”路德维希严严实实地穿着长袖长裤,还套了件深灰色的外套,还一副恨不得将棉袄穿上的样子。

“诶?!那不是不能吃冰激凌了吗……”费里西安诺失落地垂下头,为离去的冰激凌惋惜。

“当然不能吃了啊,除非你想拉肚子。”路德维希一想到拉肚子会使自己的胃更难受,脸就有些扭曲。

“ve……可是我好想吃甜的东西啊~”费里西安诺也很怕拉肚子,那感觉真是太可怕了。

“甜的东西吗?土豆沾番茄酱?”路德维希在他仅存的美食记忆里翻了翻,想出了一个不是很妙的提议。

费里西安诺愣了一下,有些不懂路德维希的思维。

“路德你在开玩笑吗?土豆沾番茄酱不是甜的吧?我想要的是很甜很甜的那种东西。”费里西安诺用他丰富的肢体语言表达了什么叫很甜很甜。

“哦,这样啊。我不知道。”路德维希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他的人生中确实没吃过这样的东西。

自从陪某个笨蛋吃冰激凌吃到吐。

“是吗……”费里西安诺有些无精打采,呆毛都下垂了。

路德维希看了看费里西安诺,就那么静静地几秒,又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发了条短信。

“费里西安诺,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不要乱跑也不要跟别人走知道吗?”路德维希脱下外套,披在了费里西安诺的身上,一字一句地嘱咐着,“帮我看好外套,别脱下来。”

“ve,好~”费里西安诺眯着眼,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双手死死地抓着,好像是什么不得了的宝贝。

费里西安诺默默注视着路德维希远去。

“ve,天真的凉了啊。”

五分钟。

十分钟。

二十分钟。

路德维希没有回来。

“路德好慢啊……”费里西安诺无聊地数着脚下的落叶,数了一遍又一遍,却怎么也数不对。

“再数一次吧。”费里西安诺忍住想要去找路德维希的冲动,又一次认认真真地数起落叶。

“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气喘吁吁地朝费里西安诺跑过来,手上提了个袋子,正冒着热气。

“没想到有点远啊,让你担心了,这个给你。”路德维希递给费里西安诺那个袋子,热乎乎的。

“ve~我有乖乖等着哦!不过这是什么啊?”费里西安诺好奇地打开袋子,在冷空气中冒出来一团甜香的白雾,直打他脸上。

一颗颗饱满的板栗乖巧地躺在袋子里,让人想要一口一口吃掉。

“ve,好香的味道啊。”费里西安诺惊喜地叫到,迫不及待地摸出了一颗饱满的板栗。

“路德,唔…这个该怎么剥啊?”费里西安诺咬了一口,却发现板栗只是瘪了,并没有被打开,苦恼地询问路德维希。

美食在前却吃不了真是太痛苦了,对吧?

“唉…我给你剥吧。”路德维希拎过袋子,三下两下就剥好了一个栗子。

“给。”

费里西安诺接过栗子,却被烫了一下,又扔回了路德维希手中。

“路德,这个太烫了。”费里西安诺被烫的不轻,一直吹着自己的手指,好像要哭出来了。

“好了,费里西安诺,我来帮你吹吹。”路德维希揉了揉费里西安诺敏感细腻的手,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他的手好小。

路德维希有些不好意思地想着。

“还疼吗?”

“不疼了呢!路德帮我揉了揉就不疼了~”费里西安诺笑着。

路德维希将板栗递到费里西安诺嘴边,“张嘴,别掉了啊。”

“啊————唔!”费里西安诺一下子吞掉了板栗,不小心含住了路德维希的手指,舔了一下又吐出来。

空气变得有一丝闷热,但凉爽的风又打散了这闷热。

“甜吗?”路德维希假装不在意地擦了擦手,耳根子有点红。

“嗯,很甜!”

路德维希自己剥了一个吃。

“嗯,是挺甜的。”

不能没有你的约会

第一次写他们,是媳妇的点文!

有那么点喜欢了,写的时候有点想哭…

没有特别设定,大概普设?

祝食用愉快

——————

“喂!粗眉毛!你把哥哥的头绳放哪里去了啊!!!哥哥我还要去约会呢!!!”弗朗西斯烦躁地东找西找,却怎么也找不到想要的头绳。

“哈?!问我干什么啊?!你是笨蛋吗???总不可能是我拿的吧!!你当我是什么啊!!!”拿着茶杯悠闲地喝茶的亚瑟一听弗朗西斯的话就来气了,什么叫他把头绳放哪里了,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那我的头绳呢?!我昨天就放在这里的啊!!!”弗朗西斯抓狂地挠了挠头,将柔软靓丽的金发揉地凌乱,往日的形象都有点崩塌了。

“说不定你的头绳长脚了呢!不过以你那破记性,还真不敢保证放哪里了吧!”亚瑟毫不留情地嘲笑着,这可是难得好机会。

弗朗西斯停下了寻找的动作,猛地转身看着亚瑟。

“怎…怎么了?”亚瑟被弗朗西斯这猛地一回头吓了一跳,有些慌慌的。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粗眉毛你可真是反应迟钝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弗朗西斯捂着肚子笑,笑的灿烂笑的明朗,仿佛之前形象崩塌的不是他。

“???臭胡子你???”亚瑟一脸懵逼地看着弗朗西斯。

这人怕不是疯了……亚瑟惊恐地想,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哈哈哈哈哈亚瑟你真的…噗哈哈哈哈哈哈……”弗朗西斯还在笑,像是遇到了无比可笑的事。

“???到底怎么了???”亚瑟放下了茶杯,满脸的懵逼还带着一丝惊恐。

“你该不会被幽灵上身了吧???”

“你才被上身了!你不如好好看看你自己噗哈哈哈哈哈……”弗朗西斯指了指亚瑟的头发,使劲儿让自己笑起来不那么傻。

亚瑟半信半疑地走到了梳妆台前,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先是懵了一下,然后脸色爆红,气急败坏地扯下了头绳,大吼道:“弗朗西斯!!!”

“又不是我干的!喊我做什么!是你自己太迟钝了吧~”弗朗西斯一脸嘲讽地说着,还不忘对着亚瑟笑。

亚瑟气到手脚发颤,咬了咬牙还是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努力放缓自己的声音,“不如让我给你梳头吧。”

“粗眉毛你这是发什么神经呢?我不!”弗朗西斯不明所以,但敏感地察觉到这是一场阴谋。

“这可由不得你!”亚瑟快步靠近弗朗西斯,勒住弗朗西斯的脖子,随手拿了条绳子紧紧地把他禁锢在了椅子上。

“好了,不许动!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亚瑟不由自主地笑了一下,好似威胁地说着这些话。

“算了,哥哥就难得听你一会。”弗朗西斯放弃挣扎,认命地坐在那里。

“放心,梳头我还是会的。”亚瑟认真答道。

“呵。”相信你才有鬼。

弗朗西斯的头发很软很柔顺,每一缕头发的弧度都恰到好处,明亮的颜色就像秋日的麦田,又或者像晌午的太阳。

亚瑟动作很轻,用梳子一下一下地把头发梳整齐,每一梳都梳到底,认真细致地不像话。

有时候粗眉毛还挺温柔的……弗朗西斯想。

有时候臭胡子还挺安静的……亚瑟想。

两个人这样好像也挺好的……他们想。

亚瑟将弗朗西斯的头发梳在了一起,用头绳扎了起来。

紫色的头绳点缀在金发中有着不可思议的美。

“好了。”亚瑟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把绑着弗朗西斯的绳子解了开来。

弗朗西斯活动活动自己的手腕,走向了梳妆镜。

弗朗西斯看着镜子里的人笑了一下,难得没有嘲讽的意义。

亚瑟给弗朗西斯扎的是高马尾,不像往日挽在肩头的温柔翩翩贵公子,也不似不扎时的风流潇洒肆意,更不是双马尾的奇葩,高马尾没有带来不和谐,反倒非常适合,耀眼的金发就足够活力,高马尾更添上一份青春的气息,看起来才不过是十几岁的孩子。

“没想到你还会扎头发,真是惊呆我了。不过这个发型有点太嫩了……不适合哥哥了,这让哥哥怎么去约会啊。”弗朗西斯转过身看着亚瑟笑,看不透他的眼里在想着什么。

“这么简单的事我肯定会啊……高马尾没有不适合你,没有很丑的……”亚瑟也看着弗朗西斯,带着不明意味的笑,好似有点苦,却又光芒万丈。

“好了,差不多到约会时间了。”弗朗西斯看了眼表,撩了一下散落在耳边的发丝。

“臭胡子你快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亚瑟闷闷地说。

“噗…好的好的,哥哥我这就去。”弗朗西斯穿上了精心擦试过的皮鞋,黑的发亮。

弗朗西斯拧了拧把手,半开了门,“哥哥我真的去啦?”

“赶紧的!最好别回来了!”

“那可不行,对了,我忘了件很重要的东西……”弗朗西斯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什么?”

“我的约会对象。”

“???”

“所以,我的约会对象走吧,没了你可不行。”弗朗西斯靠着门框,真心实意地笑着,神采飞扬。

阳光给他镶上了银边,金色的长发闪闪发光,紫罗兰色的双眸充满了笑意,有风在眼里拂过,飘起了无数烂漫的花。

“哼……baka……”

屏蔽

少年凯撒×操心家长王耀

ooc注意

——————

凯撒不顾一切地跑了出来,在晚霞在夕阳的余晖下狂奔。

他喘着气,脚步却一刻也不停,他看到了河堤,立马冲了下去,躲在了一个微不起眼的角落。

凯撒躺在一片阴影里,正好是一块斜坡,侧着头望着蓝天白云,心里的悲伤犹如滔滔江水一层又一层地扑来,来不及躲避,来不及喘息。

他想要流泪,想要发泄,可是发现眼角依然干燥,他抿了抿嘴。

脑海里播放着和对方的点点滴滴,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透露着甜蜜,笑容是唯有的表情,爱你是唯一的心情,但那只是回忆。

“塞里斯……结果还是变了啊……我们终究无法走到最后么……”凯撒蜷缩着,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像是不安的孩子,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塞里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我不想和你吵架的啊……”凯撒将脸埋在膝间,瓮声瓮气的。

周围很空旷,他却觉得喘不过来气,空气似乎很稀薄,像是在深海里,只能飘飘浮浮地看着头顶的光,却怎么也触摸不到,始终隔着一层屏障。

“塞里斯……我有点想你了……为什么不来找我啊……再不来我就真的不回去了……”他紧紧地抱住自己,不断使自己缩着的空间越来越小。

“你是笨蛋吗?”王耀叹了口气,无奈地拉起这个耍脾气的孩子,“不过是叫你好好学习而已,有必要搞什么离家出走吗?”

“塞里斯……”凯撒有些眼泪汪汪地看着王耀,却使劲儿咬着唇不让眼泪流下来。

“好了好了,走,回家吃饭去,不想学就不学了嘛,咱们学画画一样有出路!不怕别人说!”王耀看着小家伙的样子有些好笑,却又充满了心疼,他揉了揉对方的脑袋,尽量将声音变得更轻更柔。

“嗯。”凯撒低着头,悄悄握紧了王耀的手。

“你真的是个笨蛋啊,都说了不会离开你的。”王耀也握紧了凯撒的手,以示安慰。

“嗯。”

是什么打破了屏障?

是什么呢……

或许只是一句坚定有力的承诺吧。

激情摸耀】
不知道是我的问题还是什么刚刚好像没发出去??那再来一次
马可的笔真的很好用,手感很好,不是特别硬
我太辣鸡了💦💦不会画画啊💦💦💦
私心红色,p1真露熊??

晚安

*非国设

*有角色死亡注意

*假装是甜饼的刀子

祝食用愉快√

——————

“马修,你能和我一起睡吗!”脸庞还稚嫩的阿尔弗雷德怀抱着比自己还要大了一点点的玩具泰迪,身上穿着白色的长款睡衣,头上戴着睡帽,赤着脚踩在地摊上,用清澈软萌的童声询问着马修。

已经快要进入梦乡的马修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顺手摸起枕边的眼镜带上,看着阿尔弗雷德天蓝色的,像钻石一样闪耀的眼睛缓缓点了点头,“嗯,可以啊……”说着又快要睡着了。

阿尔弗雷德轻轻戳了马修的脸一下,软软的嫩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好像又可以立马塞入烤箱烤出一个香喷喷的蛋糕。

马修被这一戳戳醒了,清醒了之后立马往床沿挪了挪,把熊二郎也往旁边拉了拉,“阿尔来吧,这里。”马修拍了拍身旁的位置,明眸弯弯。

“嗯!”阿尔快速溜上了床,缩在了温暖的被窝里,只露出了一颗金光毛茸茸的小脑袋。

“噗…阿尔你不热吗,可以上来点啊。”马修帮阿尔将被子往下扯了扯,露出了一个微笑。

“很温暖哦!”阿尔弗雷德抱着泰迪熊又朝马修靠了过去。

“那好吧,我关灯咯。”

“嗯!”阿尔弗雷德陷入了柔软的枕头里,昏昏欲睡。

“晚安,阿尔。”马修关了灯,摘了眼镜,迅速地躺了下来,像小猫一样蜷缩着抱紧熊二郎,一双盛满了星空的眸子眨呀眨的,对着阿尔弗雷德一笑。

阿尔弗雷德被这一笑晃了眼,呼吸有些紊乱,看着对方立马熟睡的脸庞,不由自主地凑了过去,轻轻地在对方额头上烙下一吻。

“晚安。”

“马修,我关灯咯。”阿尔弗雷德温柔地唤着,左手向墙壁上摸索,但没有得到回应,疑惑地望了一眼身旁,才发现卧室里除了他自己根本没有别人。

阿尔弗雷德顿了一瞬,颤抖着摸了摸身旁空荡荡的位置,没有一丝温度,但好像那人才刚走的样子,右手好似都能感受到那人的气息。

阿尔弗雷德慢慢往右侧倒,靠在了枕头上。

“啊……我忘了你已经走了……”阿尔弗雷德闭着眼睛,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你走了多久了,一天…两个月…三年…?已经这么久了……我还是记不住啊……”阿尔弗雷德抓着被单的手愈发用力,被单上出现了几条深深的痕迹。

“我真的好想你……不过快了,我可以去找你了!”说到可以去找对方,阿尔弗雷德开心地松了手,连语气都带着愉悦。

“时间好像差不多了,那……”阿尔弗雷德从床头柜上拿起了一个黑色的物什,小小的却又很沉。

他将物什对准了致命的位置,是心脏。

“晚安吧,马修。”

我爱你。

这是一辈子都没有说出口的话。